黑老虎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交通银行闯关420亿再融资

时间:2022-05-05 来源网站:黑老虎财经网

交通银行:闯关420亿再融资

交通银行:闯关420亿再融资 更新时间:2010-3-2 0:13:45   《投资者报》记者 肖妤倩

在虎年兴起的一波扩容大潮中,招商银行公布了10配1.3股的融资方案,华夏银行拟发44亿元次级债,交行420亿元A+H股配股融资……上市银行拉开了再融资的大戏,而且一个比一个猛。

420亿元,仿佛天空一记响炮,比市场预期的250亿元足足多出170亿元。不过根据计算,A股市场实际只需消化1/4左右的融资量,约110亿元,因此交行再融资对市场冲击有限。

融资着眼长远

也许正是有身份显赫的大股东“撑腰”,坊间早有交行融资的传言。

早在春节前夕,市场就已经传出长期持有交行26.48%股份的财政部将参与交行配股计划,但具体金额尚未敲定。而汇丰控股作为交行另一大股东对配股计划也颇有兴趣,据了解,汇丰控股在近3年时间内尚未动过交行股份一分一毫,甚至在寻求进一步增持的机会。

按照交行的说法,此次选择A+H两地同时配售的方式补充资本,一方面是考虑到目前的股权结构,因为交行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与中行的可转债融资相比,配股融资更能一步到位,也能维持目前的股权结构。

交行200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 截至2009年9月30日,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72.9%,其中财政部持有129.75亿股,占总股本26.48%,为第一大股东;汇丰控股紧随之后,合计持股占总股本的19.15%;社保基金持股占11.34%。

另外一方面,让现有股东以折价形式进行增持,也是回馈股东的一种变相方式。正因如此,目前多家中外资投行也在积极争取参与交行A+H股配售计划。

此外,在境外融资中,IPO和增发都需要进行国有股减持,只有配股不需要。所以,有业内人士指出,交行选择A+H同步配股,可能也有保护国有股东利益的考虑,而两地同步配股也是速度最快的一种融资方式。

至于最终的融资额,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来补充资本金。毕竟在经历了2009年的快速信贷扩张之后,交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2009年三季报显示,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52%和8.08%,其中核心资本充足率离中国银监会10%的最新要求尚存在一定距离。再加上交行自2007年5月进行A股IPO之后并未进行过股权融资,此次基于自身资产扩张和资本监管趋严压力下的融资计划显得更为顺理成章。

根据国泰君安金融行业分析师伍永刚的测算,配股融资后,交行可将核心资本充足率提升约2.5 个百分点,如此,未来3年的业务发展就有了资金上的强力保障。

市场冲击有限

再融资一向被股市视为利空。2月24日,交行公布再融资计划后,A股和H股开盘均下跌,一度拖累整个银行板块,但下午双双反弹。最终A股收于8.09元,微涨0.5%;H股上涨2.63%,收于8.2港元。

就近两天表现来看,同此前中行、招行公布融资计划后股价走势类似。俨然,靴子一落地,悬在投资者心中的石头也落下了。

对于交行此次的融资计划,多位券商均认为对A股整体压力不大。按照交通银行董事会的决议,此次拟在A股和H股市场以每10股配售不超过1.5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且A股和H股配股比例相同。

根据交行股权结构,两地同配时,H股分担了47%左右的融资量,融资总量有限,市场应该能够支撑。

而且,对于国有法人股占比较高的交行而言,只要大股东愿意长期持有,并且能积极参与配股,相应流通股东的出资量就会较少,从而对二级市场流动性影响也相对有限。据不少机构人士向记者透露,财政部和汇丰控股作为交行的大股东参与配股的可能性很大。

业内专家预计,如果A股市场中财政部作为第一大股东分担了总股本的20.36%,首都机场、国网资产、上海烟草、云南红塔、中石化财务、大庆石油等国有企业大股东分担了总股本的5.49%,则A股市场实际只需消化1/4左右的融资量,约110亿元。

此外,根据中金公司的预计,配股价格为每股5.71元,较交行A股2月24日8.09元的收盘价折让约30%。尽管低于招行将近43%的折价,但是这个价格对于股东来说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不过,和近日已经宣布配股融资比例的招商银行相比,交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毕竟目前还仅仅是董事会决议,未来不乏像招行那样出现方案调整的可能,而且还需要在4月20日召开的临时股东上进行审议,进而再上报监管部门核准。

尽管曲折,但是再融资始终是交行补充核心资本的必经之路。

风险不可无视

对于目前估值较低的交行来说,国泰君安、申银万国、中信建投等等券商纷纷给予“增持”的投资评级,当然也有少数券商维持谨慎的看法,毕竟央行未来将会采取何种紧缩性的货币政策还悬而未决,正如在东北证券唐亚韫所言,“也许最好的买入时机还没有到来,但是目前估值确实比较低。”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外资机构的看法似乎难以用“乐观”两个字去形容,因为再融资已经不再是一家、两家银行的事,而是银行业整个大家庭的家务事。

而在融资的过程中,如果财政部和汇金公司或战略投资者,对于直接注资仍心存犹豫,那么则意味着需要从市场筹集更多的资金,这样一来,势必会动摇投资者对政府支持国有银行的信心。

面对现实,再融资无法回避,但却加快了投资者心跳的速度,正如申银万国研究所市场研究总监桂浩明在撰文中所称,“对于持有相关股票的老股东来说,参与再融资意味着要追加投资,不参与则面临股权被稀释的风险。在总量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这些都会给投资者带来不利的影响。”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于再融资的担忧。

然而,从放贷到融资,接着再放贷到再融资,中资银行资产扩张的步伐,不禁联想到华尔街银行资产规模的飙升,它们就是在投下一枚又一枚重磅融资炸弹,裹上一层又一层金钱外衣之后,不慎落入悄然伸开的危机怀抱。这些前车之鉴,也不能无视。

欧易app

比特币交易

欧易okex官网

okx中国用户注册